第六堂課專有名詞解釋

第六堂課專有名詞解釋及導讀

第六堂課課程的前半段是以比較像對話的方式來引入整個課程
重點是在中後段
尤其在後段的結論

這堂課程還是把我們在藍療
也就是法界排列裡面看到非常重要的法界實相
透過課程再一次地揭露出來

很多人並不了解「充要自私」與「必要自私」之間的差別
關於充要自私與必要自私
在文字上的使用上大家不必太拘泥
只要把「充要的自私」改成「非必要的自私」就可以了

整堂課裡面在討論的就是哪些自私其實是必要的
哪些自私是不必要的

我們對於自私都有一個我們自己的主觀
什麼樣叫「自私」?
什麼叫「非自私」?
這個所謂的分水嶺就是我們在這堂課裡面探討的最重要的主題

當然這堂課在探討「必要的自私」跟「非必要的自私」的時候
我們一開始就請了Ponny
當時她還沒有參加過藍療
也沒有參加過中階課程
但是呢
她以一個非常精進的學妹就分享了一段故事
這個故事剛好用做船長的課程裡面一個很重要很重要的引言
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對比
就是你們聽到的那迪葉

那迪葉是什麼?
那迪葉其實到目前為止還是一個很大很大的謎團
基本上還是沒有辦法做一個完整的解釋它到底是什麼東西

原則上它是由2000多年前在古印度
有一群人
他們所說的聖哲
就是所謂的修行人
他們在當時2000多年前還沒有紙
就把預言用古印度文寫在棕櫚葉上

這些預言是什麼樣的預言呢?
它跟最近的印度神童的預言是不一樣的
這個預言是預言未來有緣分看到這個葉子的人的一生
所以這個葉子到底什麼時候被看到
什麼時候會被找到這個都是在2500年前的人不可能知道的事情
也就是說它等於是一個預言書
但是是一個個人的預言書
但是寫在棕櫚葉上

可是你想這個世界幾十億人
在2500年前怎麼可能會有人能預知2500年後的人的事情?
而且還可以講得巨細靡遺
甚至可以把對方的名字
或者是對方的工作都講得很清楚

所以沒有經驗過那迪葉的人
其實不能夠理解那迪葉的震撼

我們班有位同學就是Ponny
她就特別去印度把自己的那迪葉找到
並且解讀了自己的那迪葉

就像課堂上你聽到的
她當時聽到那迪葉的時候
她也非常非常地震驚
因為在裡面的內容幾乎把她這一生已經發生過的事情
講得幾乎分毫不差
連她什麼時候做什麼工作、
會發生什麼事情都講出來

很多人在面對那迪葉最震驚的地方是
有時候它甚至可以把你的伴侶
甚至你父母親的名字
藉由古印度的拼音也能夠拼得很精準

所以那迪葉到底是什麼?
到目前為止其實沒有辦法對它做一個完全的科學解釋
只知道在2500年前就已經有很特別的一群人
他們能夠預知未來甚至能夠預知在2500年後誰能夠找到這個葉子
並且寫下了他的命運

但重點並不是在這堂課裡面船長要來推廣那迪葉
甚至反過來的是
我對於這種所謂未卜先知的命運或算命
總是非常非常的不推崇
也非常不提倡的

我為什麼會提特別提出那迪葉
並且也請學姐來分享呢?
主要是讓大家知道如果你覺得手相很準
你覺得紫微很準
你認為我們的命運
也就是我們後面開玩笑講的「流年」這件事情它是一個命定的話
那麼這裡有個鐵證

也就是Ponny 學姐她在當時去看那迪葉的時候
在2500年前就有人可以很精準地描述2500年後的 Ponny 會找到她的葉子
並且能夠非常巨細靡遺地說出她生命的過程

這個生命命定、命運的命定這件事
在那迪葉的事件上更可以看出時間跟空間的幻相
也就是事實上2500年前跟2500年後在命運、命定的這些事情上
其實是沒有太大的區別的

於是這堂課程就以此來拋磚引玉地去描述
當一個修行人如果他照著他的生命劇本
也就是照著他原來的命定去走
那麼其實根本毫無價值
這也是我們在課程後面所提到的「最佳演員」這樣的概念

我甚至提出了
如果每一個人來到這個世界上你的命運就如同那迪葉一樣
你什麼時候結婚、什麼時候工作、
什麼時候死亡、
什麼時候遇到對的人、
什麼時候遇到錯的人、
什麼時候有意外、
什麼時候會生病,全部都已經寫好的話
那你覺得你來找這裡還有真正的「我」可言嗎?

從頭到尾我們只是扮演這個時空的「我」
從頭到尾每一天所發生的事其實早就已經注定了
我們真的就是那個所謂的「最佳演員」

那麼我們真正的自由又在哪裡呢?
這就是我當時提出那迪葉一個非常非常大的省思

我還記得我以前在學習佛法的時候老師說了一句話
我一直記在心裡
他提到
「一個修行人去如果算命會算得準
那麼就表示他並沒有真正修到什麼東西」

這句話如今看來
尤其在法界排列排完之後
這一句話還真的是昭然若揭!

也就是一個真正修行有成的人
他一定是解開自我框架跟解除所有的迴圈
也就是在上一堂課所講的
這一連續的迴圈當它被解開之後
他的命運才不會成為命定
甚至他的命運可以自由地讓他自己選擇
我想這種自由才是真正的自由

不過大部分的人對命運這件事情的了解其實非常非常的薄淺
總認為命運這件事情是可以改變的
如果不藉由修行
他就會透過所謂祭改、改名、改姓、改風水
來試圖趨吉避凶地去改變改變自己的命運

但事實上在法排的過程裡面
結論是這些東西根本就徒勞無功
所以才會有那一句話叫做
「人算不如天算
天算不如法界算
法界根本不會算」這樣子一個好玩的笑話

那麼如果這個是一個宇宙的實相
那麼修行人要如何能夠改變原來已經命定的劇本?
我想這個命定的劇本其實很容易被一個真正有在觀照自己生命的人看見

因為這個迴圈
所謂的生命的迴圈或者是生命的劇本
當它在一個卡點的時候
它通常會用一種所謂跳針或者是持續輪迴的狀態
去顯示這個事件的本身還是在命運裡頭

好比說其實輪迴並不需要死亡才會輪迴
我們通常在我們的生命當中
一個家族未解的事宜
或我們生命沒有看懂的事情
或者是沒有解開的問題
比如說仇恨、偏見、甚至是自己放不下的過去
它都會以一種類似跳針或迴圈的方式再重複地出現在這個人的生命當中

也就是在修行的過程裡面因為覺醒而發現了這些跳針或迴圈的地方
而試圖從內在也就是從意識頻率裡面去修正、去改變
來使這個跳針能夠真正不再發生

在這堂課裡面其實在前面看起來都像是閒聊
在這堂課裡面也是10堂課裡面的錄音品質較差的
所以大家聽這堂課真的會比較辛苦
不過還好的是其實這堂課的前半段也都是用閒聊的方式來帶出最後面
幾乎是後面40分鐘最重要的核心主題
也就是說所謂的「充要的自私」跟「必要的自私」

這兩個自私
如果你校正了這個分水嶺
這個分水嶺其實它會直指著整個命運的走向
跟是否對於命運能夠自由或自由的改變的這件事情
其實這個秘密就在這裡面

怎麼說呢?
其實一個命定的人
也就是他還在他原本寫下來的命運裡面
也就是我們在課堂裡面所講的流年
「流年」這個字呢事實上在所謂紫微斗數或算命裡面特別喜歡用
當然這個流年的意義講的是命運
也就是未來的命運

這件事情就在
如果一個人他永遠在做他覺得對的事、該做的事
而這些對或應該
其實也都是在他個人思維頻率的框架下
他每一天做著自己應該覺得對自己好的事情
那麼這個就叫做「必要的自私」

每一個人其實對於「自私」這兩個字不用太為敏感
因為「自私」它是一個很中性的字

比如說我在課堂裡有說我們呼吸、我們吃食物其實也是一種自私
因為我們有所需求
因為有這個需求所以我們拿取這個東西叫做「必要的自私」

然而我們命定的命就是由一連串所謂必要的自私
由原來的性格、原來的人格所決定的必要的自私所鋪陳的路
就是我們的真實命運

我相信在讀這堂課的同學一定很聰明
從最早之前我們講的greatness
也就是第一堂課所講的 greatness
已經在暗指著
其實greatness 是一個非常好用的東西
而來到了第六堂課
它直接把第一堂課所講的 greatness 再講得更清楚

當一個人有了太多的必要的自私
尤其是充斥著恐懼感跟安全感議題的人
他們通常都會把必要的自私去做一個更大幅度的提升
甚至會無限上綱

那麼當我們的生命中充滿了必要的自私的時候
我們的時間跟生命就會花很大很大的力氣
去完足這些所謂的必要的自私

然而這些必要的自私
如果我們用心智跟智慧來評判的話
很多必要的自私其實並沒有那麼必要

那麼這也就是這堂課在講的重點
如果我們一直活在必要的自私裡
為必要的自私而努力的話
那麼事實上我們就會一直活在原來的劇本裡
也就是一開始所說的那迪葉
那個我們早就命定的命運

但是如果我們能夠調整充要的自私
也就是必要的自私跟必要自私的那個點
能夠向上移動
而能夠改變這個分水嶺的話
很顯然夠改變這個分水嶺的
就是你的「人格」跟「價值觀」的改變

通常你要改變一個人他對於自私跟不自私
或者是充要的自私跟非必要自私的分水嶺
什麼事該做
什麼事可以放下的時候
通常都是他的內在做了一個非常非常大的盤整
或者是非常非常大的解離
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去框架」
這個分水嶺才有可能移動
否則大部分的人
其實這個分水嶺
其實從出生
受到家庭、社會教育形塑跟養成之後
那麼接下來他的一生其實不會有太大的改變

所以在第六堂課裡面的秘密在講的就是
當我們能夠調動這個分水嶺的時候
也就是當我們去做了更多、行更多非必要的自私的時候
把它跟必要自私的比例重新調配的時候
也就是在第一堂課裡面講的
當我們去行我們的greatness 時候
那麼整盤的生命
也就是我們的格局改變了

當格局改變的時候我們的意識頻率
還有我們的命運全部都全盤改變
那麼整個生命的維度也因此提升
那麼這個才是真正在第六堂課裡面講的很大的重點

如果你希望你的生命是由你的命運、
是由你自己非常有心智的
希望它不是在所謂的業海浮沉的概念
也就是隨著你命定的命運上上下下
而是你有一個終極目標
而為這個終極目標所設定非必要的自私
而走入非必要自私
也就是行 greatness 的時候
那麼接下來奇蹟就會發生在你身上

所以其實這堂課的重點
雖然在語音不易那麼清晰的狀態下
但它還是非常明確的跟所有的聽者來道出
你怎麼樣走出如同那迪葉所描述的
在2500年前就可以被看得精準無比
那個命運你怎麼樣去扭轉它跟回轉它

那麼我們有很多很多同學對於扭轉命運跟回轉命運這件事情
其實非常有感的
尤其當你是在受苦或者是真的受夠了你現在的生活
或你受夠了現在的處境的人
那麼其實第六堂課就相對的重要

往往我們希望改變自己的生活的時候呢
卻不知道要從什麼地方下手
如同前幾堂課所講的一樣
在法排裡面我們看得很清楚
當我們想要改變或改善我們的生命
或是靈魂品質的時候
頭痛不能醫頭
腳痛不能醫腳

那麼在這一盤非常複雜的交織的命運而組成我們生命的過程裡面
如果我們要一一地去解決
ㄧ一地去面對
我們沒有辦法用我們短暫的時間
而能夠完美完滿的把這些事情全部都經歷完

所以在前一堂課才會提出那個重要的概念
也就是說從法界排列的過程裡面
我們看得很清楚有個 total solution 而這個 total solution 事實上就是那個 greatness
至於這個 greatness 到底是不是利己或利他
其實利己跟利他都是一個相對性的概念
跟好跟壞都是一樣是相對的

也就是說不同的意識頻率
不同的狀態
它對於利他跟利己的定義將會不同

比如說現在我們大家最常討論的
有環保意識到底是利己還是利他?
比如說像我們現在的學姐在做文字編輯
它到底是利己還是利他?
比如說你盡己之力把你收到的祝福
或接收到的奇蹟用文字或語音分享出來給大家
請問這是利己還是利他?

就如同船長現在在做行深精舍
這個行深精舍呢需要耗費大量的金錢還有勞力
那麼它到底是利己還是利他?

其實這些利己跟利他都還是在於當事人本身他的狀態
也就是他的意識頻率
也就是他的本體跟本位落在哪裡
如果它落在的是小我
那麼我想大家都很清楚
這個必要的自私將會很大

但是如果他能夠站在高我的角度
甚至站在法身的角度
那麼可能對很多人是利他的行為
但對他來說卻是利己的行為

也就是那個「利己」的「己」的定義到底是什麼
其實這個才是這整堂課的重要核心

各位同學如果你聽懂了這件事
那麼參解第六堂課的秘密就會很簡單
它代表了當我們生命當中有那麼多事情
每天眼睛張開要面對這麼多事
解決這麼多的事
要負這麼多責任的時候
那麼其實它是一個所謂的「排序」的問題

哪些事情變成了你必要的自私?
也許像我剛剛所說的
當你挪動了那個「己」
你願意開始去把這個必要的自私跟充要的自私的自私全部改變

好比說剛剛提到的
分享、使用文字
或者是像現在學姐在做的這一些 greatness
對她們來說
已經變成了必要的自私

那麼以前有一些很必要的自私
比如說我身上需要有多少錢我才願意退休就變成了充要的自私
也就是非必要的自私
所以這個取捨之間才是我們改變命運的關鍵

這個取捨之間最重要的改變者
就是對「我」的定義的那個「我」
當這個「我」經過改變的時候
那麼自私的「自」改變了
那麼充要的自私、必要的自私當然也就改變了

從這個角度切入相信大家一定很清楚地明白
去行 greatness 的本身
這個 greatness 不再只是所謂的利他行為
而是我明白這個利己的本身已經可以從小我的層次走到高我
甚至是法身的層次
再來看哪些事是我該做
哪些事情是我該捨棄
哪些事情是我該留下的

其實這也是一種斷捨離
其實這也是一種思維的清理

在我們的人生當中有太多的取捨需要我們去做
有太多的決定需要我們去做
然而如果你只是用原來的自己
原來定義的自己
那麼請切記
其實你並沒有做任何的選擇
因為在300毫秒之前
早就整個宇宙命運都已經為你決定了
你的每一個起心動念只不過是遵照著那個軌跡而走

但是如果今天你開始改變了對自己那個「我」的定義
當你改變了一個維度
那命運就提升了一個維度
當你改變了一個維度
整個所謂你的平行宇宙就同時升一階

那麼在升一階的過程裡
因為你的價值觀改變了
你的「我」的定義鬆綁了
所以哪些是必要的自私
哪些是充要的自私
在這時候就會做很大的改變

如果各位同學聽懂這件事情
那麼其實第六堂課是一個非常非常厲害的一堂課
它同時延續第五堂課跟第一堂課
在教導大家怎麼成為自己命運的主宰者

那麼換句話說就是讓更多的奇蹟參與也就是在前一堂課裡面所講的
「終極宇宙的介入」
藉由你行更多的 greatness
而這個 greatness 你會願意做
而不會卡點的原因是因為你的意識頻率提升
修正了必要的自私跟非必要的自私的分水嶺
它改變了
你的版本也改變了

當你的自己的意識版本改變的時候
那個外在的流年
也就是命運的版本
也同時改變

所以其實命定的這件事情並不是一個必然性
因為命定的本身有好幾種版本
其實你來到這個所謂物質宇宙的世界
也許你並不能純然地編寫所謂你想要的劇本
但事實上你可以挑選不同版本的劇本
因為時空是一個幻相

既然它是一個幻相
那麼每一個已經發生的事情
其實它一定有相對於不同的平行宇宙而讓每一個版本在不一樣的意識能階下同時形成

所以如果我用一個科幻一點的角度來描述這件事情
那麼其實平行宇宙絕對存在
而每個平行宇宙是相對應於每一個意識的頻率

那麼當你的意識頻率改變
當你真正的把你內在對於自己的「我」的定義改變了
而且開始行 greatness 的時候
我們在法界排列看得非常清楚
那些具有終極意義的事情
它調動著每一個人的生命的尺度是最大的

所以當你要改善改變自己命運的時候
其實最簡單的方式就是去行 greatness

當然了這些東西都是要去見證的
雖然這些理論聽起來聽非常非常令人覺得興奮
但這些事情都是要你自己親自走過來
你才有辦法去見證這個奇蹟

至少在我們奇蹟課程裡面
就是把這些奇蹟試圖用文字描述給聽者讓他聽清楚明白了
但是更重要的是
你必須要靠你自己信、解、行、證地去完成這個非常不可思議的旅程

我的第六堂課導讀大概就到這裡
希望大家在第六堂課裡面可以挖到滿滿的金礦
並且能夠從第六堂課裡面什麼所教導出來很多的秘法
找到你什麼怎麼成為你命運中的主人
也祝福大家都能夠在第六堂課裡面學到、看到怎麼讓你的生命發生奇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