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宜恬
總覺得自己跟有在上心靈課程的人談過之後,就大概知道對方的程度,主要依據界線和恐懼這兩點做判斷。當時淳瑾在我的工作場所問我:妳都不會怕嗎?我回答:要怕什麼? 因此我就在想船長的課程內容對我有幫助嗎?

 

感謝恬恬的分享。我個人也覺得自己在這段疫起學習的期間,自己更充實了。並非追劇(真的連續劇)吃洋芋片。
每次與大家的分享與討論,也都相當有深度,收穫良多。
當然最近要學期末了,一堆計畫要結案,搞到頭昏昏,但聽到船長與大家的聲音,又可以再打起精神來
很感謝船長的指導
很感謝能與學長姐和同修們一同學習

蓓榮

宜恬有這樣的領悟分享是很棒的,因為分享出來了就有同修為你做見證,這就是見證的力量,這其實也是在讀書會的時候,學姊們都會喜歡分享的原因。

如同昨天船長在讀書會裡所分享的,我們在學習出世間法就是在學「不做什麼」,白話一點來說就是如何學會「放下」,放下恐懼、放下剛強….「放下屠刀 立地成佛」是我們經常聽到的一句話,可是放下是需要很大的臣服,所以我們必須不斷不斷地覺察去看見自己必須放下什麼,當然昨天船長又說,我們並不需要一定要透過經驗才能夠臣服,所以這也是為什麼如果跟著船長學習能夠成為一條回家的捷徑,只要你能夠信受的話。

宜恬現在還在過程當中(很多學姐也是,包括我也都在學習當中)你的許多問題和分享都很棒,繼續分享,持續的去看見自己還卡在哪裡,有上師幫忙解惑是很幸福的一件事。

祝福😊🙏🏻

ponny

謝謝宜恬,妳的發文觸發我思考自己,一直以來知道我內在有很深層否定自己的問題,也有沒價值的課題,決定把自己的課題再反思一遍,我也是和母親一樣有沒價值的功課,這當中要我看見什麼我還不清楚,但反覆的看見,一定有我要省思的地方。
感恩妳🙏🏻

安妮

❤️感恩學弟妹用心精進,再次讓學長姐一起複習「藍米克的奇蹟課程」

不斷提升的船長確實不斷的「給予」大家全新的奇蹟「視角」,每週的導讀、開講⋯都聽到船長再次用不一樣的方式呈現解析🙏收穫非常非常的大🙏

聽得我會好感動!
我們藍米克導師用心的態度是我們這輩子學習的榜樣🙏🙏🙏大家要跟緊哦!

合十感恩船長
合十感恩學弟妹
合十感恩學長姐

大家都非常用心精進提升自己,真的是很棒的學習🙏🙏🙏

我一定要驕傲的告訴大家我只有跟船長這位老師學習(所以沒有其他經驗,可以說說非常的幸運)重點是一次就信受了🙏用心肯定的倒空自己,很努力謙卑的學習著,一條堅定的道路,是捷徑也是永恆的道路🙏感恩高我的帶領🙏

❤️感恩船長對大家的愛,永遠是滿到溢出來的愛❤️大家要努力接好這份宇宙帶給大家的「奇蹟課程」

你們真的很棒!

白蘭

我想回應宜恬:
我也是有跟媽媽原生家庭的功課,
我的母親在我的成長期照顧我~她是很辛苦的,因為我身體不好又脾氣大

她在有了我的時候,爸爸有了新歡,所以在她的肚子裡,我常常感受到她很深的悲傷和怨懟,
所以我是不想來到這個世界,我出生前因為抗拒出來,所以媽媽說我很難生,生出來後,身體也ㄧ直很不好,我因為不適應這個世界有很嚴重的氣喘~直到上了國中才好轉(應該是我的靈魂終於接受來地球這個事實)🙄
記得小時後常常聽她和爸爸爭吵,讓我很想逃離,
因為她把她所承受的委屈悲傷都吞了下來、用她的剛強硬撐下來
也造成她的剛強性,因為恐懼而常要控制別人的所有決定讓我更不想待在家。
我在看到她時都會板著臉、也怨懟她對我用言語轟炸、當她ㄧ生氣、她就說氣話說她要去忙不跟我說了,我也會很氣她為什麼不講清楚~每次都不歡而散

在船長這邊學習正法、和Loveology後,我慢慢的練習用心智去拆解我自己因為過去不想待在家想逃離的念是什麼?
為什麼我感受不到她對我很深的愛是用控制和碎念表達,
我發現 是我的容器太小、我只接受別人要像電視演的這樣要很溫柔呵護了解的對待我,才是愛我,我連別人給我愛的方式我都要侷限、設框架,我深刻的懺悔🙏🏻🙏🏻
同時我有看見當我心智跟著成長,理解了她剛強的背後,是因為她受傷很深,缺乏別人給她的關懷和溫暖,她也不懂的如何給出她的愛,只能用這種方式給予,我釋懷了,
我不再看到她都板著ㄧ張臉,而主動的去關懷她,她也漸漸改變,
雖然她有她的堅持和固執的性子,但是當我明白了~愛是要有條件的給時,我轉化了我給她愛的方式,就是有質量的陪伴她~當我鬆綁了我對她的執著想要她改變,當她不ok時,我練習著同理她而不是同情她的糟遇、因為我深信這裡面有她要學習的功課,我只能陪伴她,用花精協助她~
而我可以給她最大的愛就是先努力整合好我自己,活出我的喜悅~

我看見了從想逃離原生家庭到最後我還是走到她身旁去解開這個功課~
目前也都還在練習中,分享我的故事給宜恬,希望對妳有幫助🙏🏻🙏🏻

olivia

回應宜恬~~

我的母親(月鳳姐姐)跟宜恬的母親有類似的生命經驗。
我媽在夫家不受尊重,人言微輕,她選擇用剛強而非虛弱來硬頂住排山倒海而來的考驗,滿滿的情緒除了造成她的身體有狀況外也會波及到孩子身上,過往的談話盡是糾結在他人對自己的不平對待。
當我結婚後,雖然理性上不想重複父母親的路,但我一樣選擇了用剛強處事,用打罵的方式將情緒轉嫁到孩子身上,內心更是充滿糾結、憤怒。

跟著船長學習後,我明白媽媽不是故意的,因為她沒機會接受更高的教育,而且那時代也沒人像船長這樣用全人教育來教導與陪伴她。
我清楚的看見了我用自己的觀點與主流論述(好母親應該要怎樣…)來苛薄母親、自己、以及周遭的人,這樣的明白讓我深深地懺悔自己的沒智慧與性剛強。

因為有了法的正知見,我也倒空自己的錯誤認知,能誠實的看見自己並接受自己現在的狀態,所以能同理並接受母親;我內心中原本與母親楚河漢界分明的界線開始消融。
我覺得界線的消融,是來自於我(小我)與我(高我)的和解(小我臣服了高我)。
雖然我那時不明白船長法的意義,但我就是信受然後倒空自己,結果有個非見聞覺知的東西流入,讓我的執念鬆綁,能接受自己了,不然我超苛薄自己的。

我努力用法來修正自己(因為我認為自己要先受用有改變,這樣別人才會認同),回娘家的時候也會將在船長這邊學到的東西與母親分享,雖然那時候她總有千百個理由來拒絕我的上課邀約(tears of laughter),但我就是耐著性子分享。
尤其是當媽媽遇到狀況詢問的時候,更把握機會陪她一起使用我所學到的方法。
我媽真的是大靈,當她來上船長的課,慢慢的明白回天家才是她的歸宿,她就努力的學法讓自己一定要待在船長的法船上,一起回家去。

前陣子,媽媽回想起以前對我們幾個孩子的情緒發洩,內心很內疚,請我原諒她。
我跟媽媽說:「這是我自己投生前就選擇要經驗的功課,我們一定是很好的同修,媽才會願意冒著如果我沒醒來就會被我怨懟一輩子的險,來協助我完成想體驗的想望。
而且用法身的層次來看,你是我,我是你,是一體的,所以沒有誰原諒誰。
因為原諒是在你是你,我是我,兩個人是分開的,才會需要誰原諒誰。」

貞孳

這也讓我想到我的母親
小時她是非常辛苦又兇悍的人
成長過程一人就得需飾演父親與母親兩角色 份量很重的角色
我能深深明瞭她的辛苦與內在情緒情感常處在不平衡的狀態,常心疼她,但小時我們卻也常氣母親常對孩子說情緒勒索 很不當的話,而一方面又深深理解她的辛苦不易和內在高低落差的分裂

 

嫚烜回應

恬恬的愛正在打開與流動,而且很有心智的覺察與勇敢。

這也讓我想到我的母親
小時她是非常辛苦又兇悍的人
成長過程一人就得需飾演父親與母親兩角色 份量很重的角色
我能深深明瞭她的辛苦與內在情緒情感常處在不平衡的狀態,常心疼她,但小時我們卻也常氣母親常對孩子說情緒勒索 很不當的話,而一方面又深深理解她的辛苦不易和內在高低落差的分裂

到後來自己為人母,方才更能明白她的辛苦,而放下過往對她的生氣(我的姐姐和弟弟 一直對母親的脾氣與過往個性無法釋懷,常以很緊張又有距離的方式和母親互動,母親常易怒又難過,我也理解家人們因此常保持距離 以策安全),後來的我 在和母親互動時,不斷對母親主動表達感謝與愛,常常主動和她聊天,聽她說話(她常沒能有可說內心話的對象好好說話),甚至常常擁抱她,說我很愛她(我母親剛開始很不習慣,還會害羞喔!我弟我姐更是😄)(常常他們有緊張口角就打電話跟我說和母親又怎麼了,他們如何怎麼地快受不了母親老是這麼說話、這麼想事情)(我變了他們之間年代的翻譯員),後來的相處,我深深感受母親的恩惠,更覺得自己更要努力成長提升才能成為真正有力量與有智慧的人,也才能和家人真正的連結相處,在我們有機會聚在一起時,我會豪不保留的和母親撒驕表達感謝,用力擁抱她告訴她,我們都很愛妳呦,她內在好開心喔!真的!連我弟我姐都慢慢、 慢慢的改變心態,因我想母親在我們小時後這麼辛苦,又那麼疼愛我們(雖然方式有誤),在我這年紀有機會能理解,還有自己能做的部分,我會努力,雖然她仍有她慣性的習性,但她也很努力再調整修養自己,就這樣大家一起努力。這幾月,我也常在家人群裡分享我們讀書會很棒的學習喔,這些很有心智的學習,一點一滴自然的和家人們分享,我相信無形中也在微調我們之間的網絡與建立更良性的溝通和思維。
謝謝大家的交流分享~
今天正好重讀1-8課程,裡頭船長特別特別強調與聖者交流的重要精神要義,很深的體悟收穫!晚上打電話給母親,母親白天認真唸經,但今晚上特別心神不寧、心慌不已,原來她之前國中夜間補校的同學,在前幾天有三位確診都走了,其中包含一對夫妻(夫妻的家人也確診),人被匆忙的火化,他們的家人無法親送他們的父母,她得知這消息非常難過、悲從中來的掉淚,而最近住家里長伯通知在地幾歲以上的人,可開始登記打疫苗,但我媽一直處於不安的緊戒狀態,特別今晚感覺她整個緊繃到潰堤,後來和她聊了一下,她說她好久沒人可好好說話,老弟每天都很疲憊講話兇又不耐煩,我和她聊了一段時間,後來她又開始說情緒的洩氣話,我故意把說話的音量用更義正嚴詞的語調說,媽:妳一直都是個很認真的人,我能了解同學們發生的事讓妳難過,但難過後就要把自己的心神拉回來,回到妳唸佛的核心,而不是要將情緒往外放、往外灑,弄得自己心慌心情低落,我們要為自己的心神負責,而不要老是習慣把情緒投放到外面的人和事件,還有妳這樣跟菩薩講情緒性的話,她不會理妳,因妳不是小孩了,還要祂摸摸妳的頭,妳是每天認真唸經的人,要真正了解我們學法讀經的核心要義,這才是負責任的人,後來又再陪她聊些放鬆的家常事,讓她的心不要再自我糾結在那情緒裡,母親的年紀大了,自己一人住,常常都會有這些狀態,不過 我會勤打電話騷擾她就是,以前的我心中也常常擔心母親狀態而自我情感糾結,覺得不能一直陪她身邊擔心她會如何,後來這不正確的念,修正轉念後,發現只要我們自己真正是平衡穩重的,父母親家人,能感受到與被感染而調整,謝謝恬恬今日議題的分享,覺得自己內在也同時被推移、再倒空與更多愛的流動。
💗💗💗

謝謝嫚烜的分享,在字裡行間感受到您對母親滿滿的愛❤️看完後真的好感動喔!

因為升格成為母親後所以有了同理心對於過往的一切釋懷,回過頭來用更大的愛去疼惜和包容,感受到好大好大的愛在流動著,而且這愛的交流也間接的影響到了姐弟,真的好溫暖喔🙏

上ㄧ輩的人不懂得去表達內心的愛是因為沒有人教,所以他們承襲了家人的教法(更多傳統家庭不是打,就是罵,根本不會開口去說愛)
他們習慣用他們的方式去表達,而這樣的表達方式多少都會讓年幼無知的我們內心受傷🤕️,當我們明白每個人的本質都是愛❤️,只是表達❤️的方式不一樣,也就可以放下不糾結了~

品慧

謝謝分享,您有勇氣用心智去倒空自己的框架、剛强,而以同理心去對待家人,以無條件的愛、要有條件的給,則可達到感情和協的融洽。我們群組最可貴的是有同理心的一群人去關愛同修、真誠以自己的生命故事互動交流,使同修們在學習正法理論外,佐以大家的心得互動以助改變同修的信願行,實屬難得(大概在全台心靈圈找不到的)。

陳定航

謝謝親愛的嫚烜

感覺到你主動的想改善跟母親的關係,很有耐心地互動中,裡面有滿滿的愛的串流,真的令人非常的
喜悅
感謝你的分享文~

親愛的~
我們都是“一”
所以我們都互相的“一起”學習,改變,成長
從我們自己開始,“一起”來提升人類的意識頻率

感恩你~來到我們的身邊

MIRORIM

夏老師回應

“如影隨行”原生家庭關係的課題,是讓我們探索生命的其中一個試煉場。有~受害者、迫害者、拯救者,這三種角色,而且有時還隨時互換著角色。

關係為什麼有衝突?我覺得是我的小我希望對方能按照自己的期望。

每一個家庭上演的劇本不同,人物也不同….但在每個家庭內發生的衝突,卻比任何地方還要多,或許彼此冷戰或許直接吵鬧不休。

我的父母親彼此的對待關係,真的會潛移默化的影響到我對待子女的關係。因為年幼年輕時候的我,看不太懂大人,產生了很多的誤解及不能理解大人世界的地方。
直到我為人父母,就換成孩子們變成了小時候的我了。

我的父親今年93歲,我的母親今年82歲。我的父親是個有權威領導力的軍官,母親是有創造力有智慧又有幫夫運的女人。我記得他們年輕時候也是常常打打鬧鬧,甚至母親拿出菜刀….因為我是老大,所以都是我去拉架。母親曾經跟我一起看我兒時照片時候,她告訴我一張照片,那是準備去自殺前跟我弟弟拍的三人合照。
(我用同理心看到母親有非常大的傷痛,但是她又不會表達)
母親是非常傳統又壓抑不會犯錯的人,所以對我有極大的管束標準。偏偏我很叛逆,在成長過程中犯過的錯,至今她都牢記不放。我的父親的確是疼愛我的,但是我感到收到的愛,其實是一種強大掌控欲的愛。
這樣的模式,出現在我對待在我的孩子身上。我給出的是我的隱藏的掌控及我的很不負責任的自由感。

現在我有看懂了,原來我給孩子的自由,是我期待父母親能給我的自由。其實是自己的不負責任。
我的先生走的早,我自己生活大亂,沒有方向的我、瞎忙迷糊過日子,除了接觸心靈成長的學習、上一些療癒課程。又耳根子軟跟著一些人嘗試做很多種類的行銷工作(現在想想、很多時候是沒有心智力的盲從)
造成經常不在家,所以沒有好好陪伴正需要母親的孩子們及傾聽孩子們的需求,還以為給了他們這樣大的自由空間,是件多了不起的事。我非常的懺悔。
殊不知,已經造成今日跟孩子們的疏離感。
所以我至今都覺得我是一個很失敗的母親,因為無法凝聚孩子們的情感。

同樣的在幾年前,我的母親的叨唸,也曾讓我不想面對她,我不會正面衝突,但是心裡面是很崩潰的!
但在去年我不糾結了,母親既然無法改變,就從我開始改變吧。
於是我開始靜下浮躁的心傾聽她要說的,當她是在做情緒腹瀉。原來她也有好多的委屈來自於她的原生家庭…如果她舊事重提,說到我曾經犯錯的地方,我直接跟她道歉,跟她對不起。整個話題就不會再繼續。我的父母親都沒有任何信仰,我需加把勁跟著船長學法,真心希望有奇蹟出現在我的父母親身上。阿們。

很慶幸今年能跟船長學法,對佛教的很多字句真的很陌生,我是從奇蹟課程被開啟所以現在就同步進行學習MTW。

今日更加明白藍米克船長的無畏施的浩瀚!
讓我五體投地的興起了尊敬之心。我希望能在法裡找到我此生的終極目標。

衷心感恩聖者們!
上主耶穌,觀音上師。
所有同行的同修學長們。

瀾駰回應

“如影隨行”原生家庭關係的課題,是讓我們探索生命的其中一個試煉場。有~受害者、迫害者、拯救者,這三種角色,而且有時還隨時互換著角色。

關係為什麼有衝突?我覺得是我的小我希望對方能按照自己的期望。

每一個家庭上演的劇本不同,人物也不同….但在每個家庭內發生的衝突,卻比任何地方還要多,或許彼此冷戰或許直接吵鬧不休。

我的父母親彼此的對待關係,真的會潛移默化的影響到我對待子女的關係。因為年幼年輕時候的我,看不太懂大人,產生了很多的誤解及不能理解大人世界的地方。
直到我為人父母,就換成孩子們變成了小時候的我了。

我的父親今年93歲,我的母親今年82歲。我的父親是個有權威領導力的軍官,母親是有創造力有智慧又有幫夫運的女人。我記得他們年輕時候也是常常打打鬧鬧,甚至母親拿出菜刀….因為我是老大,所以都是我去拉架。母親曾經跟我一起看我兒時照片時候,她告訴我一張照片,那是準備去自殺前跟我弟弟拍的三人合照。
(我用同理心看到母親有非常大的傷痛,但是她又不會表達)
母親是非常傳統又壓抑不會犯錯的人,所以對我有極大的管束標準。偏偏我很叛逆,在成長過程中犯過的錯,至今她都牢記不放。我的父親的確是疼愛我的,但是我感到收到的愛,其實是一種強大掌控欲的愛。
這樣的模式,出現在我對待在我的孩子身上。我給出的是我的隱藏的掌控及我的很不負責任的自由感。

現在我有看懂了,原來我給孩子的自由,是我期待父母親能給我的自由。其實是自己的不負責任。
我的先生走的早,我自己生活大亂,沒有方向的我、瞎忙迷糊過日子,除了接觸心靈成長的學習、上一些療癒課程。又耳根子軟跟著一些人嘗試做很多種類的行銷工作(現在想想、很多時候是沒有心智力的盲從)
造成經常不在家,所以沒有好好陪伴正需要母親的孩子們及傾聽孩子們的需求,還以為給了他們這樣大的自由空間,是件多了不起的事。我非常的懺悔。
殊不知,已經造成今日跟孩子們的疏離感。
所以我至今都覺得我是一個很失敗的母親,因為無法凝聚孩子們的情感。

同樣的在幾年前,我的母親的叨唸,也曾讓我不想面對她,我不會正面衝突,但是心裡面是很崩潰的!
但在去年我不糾結了,母親既然無法改變,就從我開始改變吧。
於是我開始靜下浮躁的心傾聽她要說的,當她是在做情緒腹瀉。原來她也有好多的委屈來自於她的原生家庭…如果她舊事重提,說到我曾經犯錯的地方,我直接跟她道歉,跟她對不起。整個話題就不會再繼續。我的父母親都沒有任何信仰,我需加把勁跟著船長學法,真心希望有奇蹟出現在我的父母親身上。阿們。

很慶幸今年能跟船長學法,對佛教的很多字句真的很陌生,我是從奇蹟課程被開啟所以現在就同步進行學習MTW。

今日更加明白藍米克船長的無畏施的浩瀚!
讓我五體投地的興起了尊敬之心。我希望能在法裡找到我此生的終極目標。

衷心感恩聖者們!
上主耶穌,觀音上師。
所有同行的同修學長們。

謝謝大家的分享,很感謝同修們,也讓我看見了自己。前一陣子聽完loverology 後,宇宙直接演了一場戲給我看,讓我明白跟媽媽的關係。
一天我在跟同事(同事小我16歲)抱怨其他同事處理事情的方式不妥,言語上用了批評,我同事突然很不耐煩的跟我說,妳不可以用你的觀點去說別人,每個人有每個人的處理方式,我跟她爭論了一反後,冷靜不回她。但自己當場覺得有種快中風的感覺。回去開車路上,我沒有怪她,我心底出現一個聲音,有沒有像妳跟媽媽講話的態度。對耶,因為跟我媽媽親,所以她經常跟我抱怨許多事,聽久了聽煩了,自己又沒有心智,就像我同事對待我般,向正義魔人般反駁媽媽。我想很多時候媽媽應該像我當時快中風般的感覺吧。事後跟PONNY學姊討論這件事,PONNY學姊引導我後,我更明解了。原來我也複製了媽媽抱怨的方式,去對待別人。而看完loverology後,我也了解,跟家人間也要有界線,不要跟著一起掉下去了。必須要有同理心的去對待。這樣才是有質量的陪伴,愛才是流動的。現在我面對媽媽的抱怨時,我會先靜靜地聽完後,如果可以運用船長教的法,我會理性地跟她分析。如果只是純抱怨,就左耳進右耳出。我發現這樣是比較有質量的陪伴。平常也會跟媽媽多分享同修間的分享故事,從裡面我的到了甚麼。或自己的覺察反省。媽媽有一天跟我說真的要謝謝姊姊們帶我進入這邊,也要謝謝船長對我們姊妹們的教導。
感恩船長,感恩學長姊,感恩同學們

蔚新

謝謝瀾駰珍貴的分享,在忙碌的工作中仍不斷精進與努力的精神,值得我們學習
小時後在家人、親戚、朋友間也經歷許多 教,到一把年紀了仍覺得自己很奇怪為何好友極力帶我去入教,雖仍感受其精神意涵,但“教”不是想走進的地方,心覺得那不是生命想走的路,直到今年遇到船長和大家,這是我第一次參加共修學習的團體。
❤️🙏

嫚烜

我的此生都過半百了、之前所經歷過的一切荒腔走板,稀里呼嚕的…繞啊繞的…今天才會有緣份來到船長的聖地,有幸進入船長的法界學校,跟著大家一起學習。非常非常的感恩。
經常看到貞孳、ponny、麗娟、瑀婕、蔚欣、惠新、Ying Pei、月華、嫚烜、宜恬、瀾駰、季玲、安妮、Kidd、蓓榮…在百忙之中、細膩寫出自己的生命分享,非常滋養著我,謝謝大家的法佈施。我會繼續讓我心中的愛流動著、從小河流入大海。

感謝船長的來自天啟的教導及大愛。
🙏🙏🙏

夏老師

船長回應

大家的討論是非常有意義的成長方式
瀾駰的進步非常明顯
短短的時間,中間還遺憾地因工作落了大地舞者。

為什麼呢?因為「受夠了」原來的自己。

我想大家真的明白了
我那一篇「為自己的荒腔走板負責」,
真的都看懂了。

看見了我們在愛裡,在信仰中,在信念裡的荒腔走板…
我只能說:恭喜。因為這是覺醒的「基本步」…

有人一生唸佛,一生上教會…
這種自己基本的荒腔走板
認都不認得…

然後請耶穌,請佛陀,請觀音賜給他平順豐足的生命…

這…這…荒腔走板的要求,
如同病人生病不看病不吃藥不看醫生
卻要求醫生一定要「醫好我」
才「相信有醫生」 是一樣離譜的事…

可是各位…

眾生因為ego 都是這麼荒腔走板…
人間更是這樣…

現在大家一定明白了
一般沒有自我觀照
任自己流放在「集體意識」中用自以為的方式
人模人樣的過一生,
小確幸,只想過好日子,只想盡好人間角色,用靈性的輕浮面對信仰,不求更高的意義,
不行greatness…,……

死亡時,高我醒了,看自己的一生,盡是不堪…

有開法眼的人都知道,不論法會做得再隆重,牧師多麼努力在追悼會上請往生者跟上耶穌,百分之八十的人根本上不去,更別說天堂或西方極樂界了…

大多在「中陰界」不卡77四十九天就不錯了…

活的時候這麼卡,死的時候能不卡著面對荒腔走板的糾結嗎?

我想,你們有至親往生的同修最清楚,
我們至親如果真的上去了,父子母女「連心」你一定知道。
向上走,他們不會回來讓你夢到,會冷會怕会有一堆事要交代呀…

「糾結」來自「錯亂」
「錯亂」來自「剛強」
「剛強」來自「恐懼」
「恐懼」來自「小我」

如果你修了MTW,以下公式不難解…

「小我」來自「感覺」
「感覺」來自於「虛幻」…

所以,那天舉手有焦慮的同學,你看到沒?

你被虛幻搞得團團轉,浪費時間…

所以糾結是最不值的呀

我的建議是:
大刀闊斧 去行,去學,去修

倒空容器,放下剛強
以前既活得不暢快
現在何不 改個痛快

否則那種「東盤西算卻活出不暢快」
已經耗掉所有生命,卻不能成就一件事的虛耗…
如果是我,我也會焦慮

這件事原來在星際大戰中就提到了
https://youtu.be/kFnFr-DOPf8

“Fear leads to anger, anger leads to hate, hate.. to suffering”

hate就是剛強的展現之一
suffering(受苦)是糾結的重要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