瀾駰:奇蹟課程二的讀後感

奇蹟課程次2~談到如果我們不知道怎麼活,那麼又如何害怕死亡?

公公是上市公司主管退休,每年體檢都正常,就膽固醇偏高,退休後飲食清淡、作息正常,體重標準,有一天公公說可能姿勢不良,背部會痠痛,安排來我們醫院檢查,經詳細檢查後,醫師發現已是肺癌末期,已轉移肝臟。
肺積水嚴重,容易喘,需要定期引流,原本只有單邊,一年後變成兩邊都要引流,每次鑿洞插管,公公總被來回插管,痛到不斷顫抖,等傷口癒合後一週,又要再鑿洞插管,完全沒有生命尊嚴,任人宰割,先生是獨生子,所以多數由我與先生輪流照顧公公,公公多次對我說連累妳們了。這樣肉身折磨長達2年左右,有一天公公交代先生許多事項,說外出辦事情,當日接到電話是撞樹身亡,104年,享年70歲,先生自責不已,我也感到非常心疼。
我能明白那種痛不欲生,想結束又結束不了的折磨,那是要多大的勇氣,才能致死地而後生。對於撞樹身亡,是因為沒有脫離痛苦更好的方式,所以要選擇極致壯烈?還是我們多想了,只是意外身亡?

公公的過程,我雖然內心很無力感,什麼都做不了,只有握著他的手,讓他知道我會陪著您,讓他聽佛曲有個依靠。

原來生與死,我已能平淡面對,跟先生說我們要好好的學修,才能無愧往生的父母。
當時的我是如同奇蹟課程裡說的分裂
我的父親信仰基督
我的母親信仰道教
我的先生信仰佛教
見到不同宗教,說著不同宗教常用的語言,而我又是誰?我來到地球想完成什麼?原來往生家人是幫助我往正確的軌道走,尋找自己的使命。

船長知道大家的高我都很急,不停歇的救上岸,但肉身仍滿足在半死不活,活死人狀態。
回顧我生命中,一一離開的親人,當下自己也沒察覺有更高的靈魂使命,任由悲傷、自責、遺憾、哭泣,在不可控的狀態,放任被小我剝奪,謝謝高我不離不棄的引我找回家的路。
反觀我自己的哥哥們及其他兄弟姐妹和親朋好友,沒有因為親人的往生中學到珍惜生命,肉身最多百歲,要珍惜學法難得的機會,依然在業海載浮載沉,他們不懂我為何追求靈性,像是走火入魔般,只認為是我創傷重,所以需要尋求靈性慰藉。
無言以對

船長回應:

謝謝瀾駰
很珍貴的分享
用生命體證課程
合十感恩
要時時刻刻珍惜
感恩能活著
把握時間學法
並完成此世靈魂的使命

眾生醉生夢死
你對我錯
批判剛強
瞧不起以靈性為目標的行願者
遇善知識,先批判回懟
但對自己的靈魂無力
活成「高我已死」的死活人
直至真的死亡來臨時
後悔莫及
然後帶著悔恨
直墮三惡道

耗盡成為人的福德
在情緒,忿怒,分裂,自尊 上…

下世為三惡道
地獄 鬼 畜牲
直接接受靈魂的化療電療
小我便無「自尊」,「忿怒」,「批判」…的問題
受苦都來不及了…
我問大家
如果以這個角度理解生死
台灣主流價值下養出的「一般人」
往生後往下三道的比例高
還是上三道的比例高?
更不用說脫離六道走向回家的聖道了!
這才可怕
以前台灣人純樸
人心簡單
每個人不会那麼自我
所以如同慈濟上人
登高一呼便能聚起善的力量

然而台灣經政治惡鬥
媒體自說自話,散佈情緒仇恨
人人(尤其年輕人)學會用剛強自我保護並與他人設下強烈的界限。
台灣純樸及善的力量正在消散…

這樣的集體意識
一個像嫚烜這樣帶著天堂印記想優雅
投生來到台灣行願的人要如何不受傷地完成使命?如果又沒遇見正法,那一定是「泥菩薩過江」的。

這是「上乘之人」的悲戚
好像傳教士到蠻夷之邦想渡世救人
結果沒刀沒槍沒資源
也沒有帶聖經…
那下場一定…像Agora那部電影

 

所以我努力在建平台,建療癒場,共修的生活圈…
就是為了這個

傳教士到蠻夷之邦行願
1)要有法,才能勇敢
2)要有教堂,才不會被欺負
3)要有資源,才不會被刁難
4)要夠團結,要能打群架,不能單打獨鬥
5)不能只有善心,要有十八般武藝,文武雙全,才能安全面對各種刁蠻
6)要懂蠻夷的語言工具,才能投其所好,隨機教化
7)要設好門檻,讓教化成功的人順利進教堂,讓要來拆教堂的沒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