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鳳:「我遇見奇蹟分享」

月鳳姐姐,今年63歲。
一輩子幾乎都是務農,以家庭為自己生命的全部。
遇見船長後,她的生命翻了全新篇章。

月鳳姐只有國小畢業,不太會寫字。船長的課對她來說,光是聽課、跟課都是非常吃力的事。
可是當靈魂覺醒後,祂會怎協助是超乎腦袋瓜的預料。
月鳳姐知道自己跟不上,所以初期她就專心聽課,筆記聽懂就寫。

月鳳姐在2019年11月綠療初次接觸到船長。
2020年4月上大地舞者,第一次認識並連結上高我,期間接收到觀世音菩薩與船長豐厚的愛。

因爲月鳳姐那個時代的婦女想法與表達是不被尊重的,時間久了就不思考也不表達了,所以我媽以前最常說的話就是「我不知道,我不會」。
後來在花精課裡有個特殊因緣,船長幫我媽做了「敘事+花精」療法,讓她得到很深的療癒,開始學習把心中的想法表達出來。
這次課程結束後,月鳳姐開始認真每天抱樹、做種子瑜伽,早晚跳大地舞者、誦大悲咒⋯常常與高我連結🔗。

月鳳姐很直心,她只要船長的某句話有入心記得了就會去做。
船長告訴月鳳姐:「報身聽不懂,沒關係。您可以連結高我來聽,再請高我回家後教你。」
所以她後來聽船長的每一堂課,真的就是先請高我聽課,回家後高我會教她寫心得、寫筆記、畫畫⋯
我媽的「主體」從依靠了60年的「小我」轉依「高我」來決定生命中的每一件事。

月鳳姐知道船長要開中階課,於是在花精課表達自己想上中階課的想法。
船長聽完溫柔地告訴她:「月鳳姐別急,慢慢來⋯中階課不急的⋯」

月鳳姐很清楚船長的法是她「高我」想要的,所以她沒有因此放棄上中階課的想法。
她知道要上中階課要修完MTW,於是她認真追「MTW」,務農時就戴耳機聽課,回家後繼續聽課做筆記。
過程中,我爸跟我弟都覺得媽媽被我帶入邪教,走火入魔。在聽課的時候,我爸會被叨念媽媽:「為什麼要這麼入迷聽這些」
但我媽也不理會,把農務家務做好後,就是專注在法的學習上。
奇蹟的是⋯
月鳳姐後來真的入選中階課的學員名單,也順利結業。

神性是每個人都有的。
船長教育極為珍貴是因爲船長的法超越了經驗與表象,
喚醒了一輩子務農的農婦的神性。
月鳳姐的「高我」在她接受了船長教育後回復主位,帶領她行greatness。
也因此法界有些事情改變了,顯化在她身上的奇蹟就是「長期的失眠問題、嚴重的胃潰瘍、皮膚問題、過往有時會因骨刺壓迫神經造成無法正常行走⋯⋯」都改善了。
她變年輕、不再鑽牛角尖、家庭氣氛越來越和諧⋯

現在的她,跟遇到船長前的她,是兩個完全不一樣的人⋯
這種不須重新投胎就能夠改換生命版本的「奇蹟」,是無法用人間的價值衡量的。